大爆发!细数深圳三大成功内核!
2019年08月20日 23:47:34
87 功夫财经

给老师打 call

2019年是深圳再次跃升,对标全球标杆城市的起点之年。

深圳精神就是两个字——打拼!这就是深圳人的思维方式:我什么都没有,但是我愿意去拼!

深圳的定位是一个面向海洋、港澳,背靠巨大内陆,横跨珠江口东西两岸的巨大“CPU”。

9270-icmpfxa4669072.jpg

近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出台《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》,提出“到本世纪中叶,深圳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先进城市之林,成为竞争力、创新力、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”。

在世界经济日趋复杂的今天,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情,以自身资源的有效组合、提升作为关键,充分吸纳、接受国际先进经验、技术,以关键城市、重要城市作为桥头堡和连接器,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,这是我在《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读到的重要表达。

不打拼,无深圳

站在历史的坐标中,2019年的深圳恰如40年前即1979年的蛇口,那一年的袁庚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在筹备“蛇口工业区”,广东省也提出要利用临近港澳的有利条件,在广东设立一个出口加工区。

从蛇口工业区不过2平方公里左右的改革“试管”,到千万级人口的国际化创新型城市、国内一线城市,深圳人走过的道路并不平坦。

如果说1979年是蛇口破局之年,深圳孕育的原点之年(1979年1月,撤销宝安县,设立深圳市),那么2019年就是深圳再次跃升,对标全球标杆城市的起点之年。

在2010年之后的四五年时间里,我曾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周从广州到深圳一次,从地铁出来,然后从上步中路步行去附近的深圳科学馆是我走过的最多的路线。除了广州,深圳是我最为熟悉的一线城市。

在与深圳人的接触中,你能明显感觉到他们与众不同的气质:一件事情只要有经济效益,且合理合法,深圳人就会直奔主题——怎么做?如何做最快?怎么干成本最低品质最优?至于是否合规,是否有红头文件,至少在初期,深圳人是不关心的。

正是这种草莽精神、草根气质和勇往直前的冲劲,让深圳成为梦想家的乐园。突破,不断寻求突破,失败了就再次突破,寻求更有策略的突破,大不了成为穷光蛋从头再来,这是袁庚在蛇口就给深圳种下的基因。

4d0d-icmpfxa4669074.jpg

众所周知,袁庚在建设蛇口工业区的时候实行定额超产奖励,工程进度加速,后来不但被发文批评,还被直斥“奖金挂帅”是倒退。最终,事情反转,定额超产奖励得到肯定。

深圳人走过的路和国内其他冲在改革前沿的城市一样,有酸楚有泪水有苦闷有叹息,而且因为冲在第一排,受到的非议更多。

多年前,我曾遇到一位成功的深圳民营企业家,他说过一句豪气干云的话:“如果政策都允许了,红头文件都下了,那还要我们深圳人干什么?只要不违法,我们就要赶快干起来,至于手续,回头再补,因为每一分钟都是钱”。这不就是“先行先试”吗?

深圳人就是以这种时不我待的精神在实践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。

c28f-icmpfxa4669078.jpg

在我看来,深圳人在奔向全球标杆城市的历程中,最不能丢掉的就是这种“拼命三郎”的精神——追求极致的品质,追求极致的效率。

这是一种思维方式,思维方式决定成败,在这一点上,我认可稻盛和夫。

稻盛先生所说的人生方程式很简单:人生·工作的结果=思维方式 x 热情 x 能力。在这个方程式中,思维方式是可以为负的,如果思维方式不对,其余一切努力归为泡影。

深圳的思维方式是什么?或者说深圳精神是什么?很多人对此都有解读,有人说是“效率与创新”,有人说是“拓荒牛精神”,至于官方层面也有定义和变化:

1987年,深圳将特区建设的“拓荒牛精神”概括为“开拓、创新、献身”。1990年,深圳又提炼出以“开拓、创新、团结、奉献”为核心的深圳精神,并在2002年将深圳精神扩充为“开拓创新、诚信守法、务实高效、团结奉献”。

在我看来这些都不足够精炼,有些总结更是流于口号化,深圳精神就是两个字——打拼!这就是深圳人的思维方式:我什么都没有,但是我愿意去拼!

任正非四十多岁一身负债,既离婚又失业,只能选择打拼!

马化腾主动创业身陷困境,卖掉腾讯未遂,只能选择打拼!

多少人离乡背井而来,丢掉了铁饭碗、编制和固定工资,只能选择打拼!

不打拼,无深圳!

0bfc-icmpfxa4669066.jpg

斗转星移,时至今日,深圳高楼林立,豪车遍地,但是深圳还有多少打拼精神?公正地说,还有不少,但是成色在降低:太多人沉迷于投机赚快钱,愿意扎扎实实做基础工作的人越来越少,浮躁成为主旋律。炒房,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火中取栗,都是深圳曾经最为红火的业态之一。

深圳现在的生活优裕者真的还认同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吗?恐怕很难,因为基础设施不堪承受更多人口,紧张对立的情绪其实已经在不同收入阶层出现。

是“民营经济”成就了深圳

在2019年7月公布的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排行榜中,中国大陆公司中,利润率最高的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,超过30%。深圳的2019年世界500强全名单如下:分别是平安保险、华为、正威国际、恒大集团、招商银行、腾讯、万科。毫无疑问,绝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。

去年11月27日,权威机构发布《深圳上市公司发展报告(2018)》:报告指出,深圳绝大多数上市企业不靠行政手段捏合,也不是来源于垄断行业,而是从本土开始创业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起来的。

在上市企业中,第一大股东性质为私企/个人的占75.1%,有256家;57家企业的第一大股东性质是国企,占16.7%,28家企业第一大股东为投资机构,占8.2%。

27aa-icmpfxa4669073.jpg

也就是说:深圳的上市公司中民企占比超7成!

这就是深圳模式:创造好的营商环境,放手让民营企业家去努力拼搏,对企业运营不干预,不断收缩政府审批权限,形成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,从法治等诸多方面保障企业家的财产权,从各个方面严格约束职能部门对企业“吃拿卡要”。

说到底,深圳不过是做好了这一件看似人人都懂,人人都明白的事情,民营经济就“燃”了起来。

我注意到,此次的《意见》中花了不少篇幅来谈深圳人工智能的布局,就深圳科创大城的定位而言,这样写当然没有问题,而且很有必要。

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应看到,无论对城市还是企业而言,战略与体系等其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调整和变化。人工智能的发展,其实也是有周期性的,一旦遭遇技术天花板这样的低潮期,最好的应对应当是顺势而为。

早在2017年就有人忧虑“人工智能行业周期长而营收难”,根据亿欧报告显示,2018年全年,近90%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,而10%赚钱的企业基本是技术提供商。

城市的发展其实和企业发展有相似之处:只要执行力足够强,而且价值观恒定,那么“术”的层面“怎么做和做什么”并不重要,随时都有调整止损的可能,而在这些方面,民营企业具有更大的灵活性。

相信深圳,也相信深圳的民营企业,在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未来发展布局中,一定会继续沿着已经被验证的模式,再度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。

打造“南中国CPU”

与此同时,《意见》中特别提到:“支持深圳强化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创新优势,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,在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”。

在更具体的阐述中,提到了“不断提升对港澳开放水平”、“加快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”、“推进深莞惠联动发展,促进珠江口东西两岸融合互动”,显然,深圳的定位是一个面向海洋、港澳,背靠巨大内陆,横跨珠江口东西两岸的巨大“CPU”。

“CPU”是深圳的第一功能,它汇聚资源、人才、资金、技术,因为算力强大,在深圳经过一轮筛选,资源分发到相应区域,当然,有些高端、核心资源在深圳本地消化吸收,进入不同的产业群落中,比如腾讯生态、华为生态,无论你是否承认,其实围绕这些巨头早已形成了产业链。

理想的情况下,深圳会更好地吸收香港在某些垂直领域的技术优势,同时又能充分利用东莞、惠州的低成本土地、人力资源,甚至跨海与中山、澳门形成具体产业上的强链接,背后则是广深莞科技走廊的强大支撑力、整个珠三角的强大制造力。毋庸置疑,这个“CPU”一旦进入理想工作状态,将极大程度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上升。在四大湾区的竞赛中,粤港澳大湾区在人口、GDP总量、国际机场数量上位居前列,但是在人均GDP、第三产业比重等诸多方面落后于其他湾区。

256b-icmpfxa4669071.jpg

另一方面,深圳在高中学位、高质量大学数量、医疗、住房等诸多方面存在短板,深圳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,远未到可以“飘飘然”的时候。

无论是“先行示范区”的目标,还是“全球标杆城市”的愿景,都需要深圳人发挥持续打拼的精神,集结整个大湾区的力量,持续优化营商环境,重视教育、房价短板带来的人才流失问题,重视写字楼的高空置率问题。

如何解决这些已经出现的问题,而不是陶醉在一片赞美的“超燃”声中,相信清醒的深圳人未来会做出理性的选择。

最新评论(0